一個收藏在水底的村莊
2017-12-27 09:24:32   來源:文聯   

永善新聞網訊(通訊員 杜福全)山得水而青,水得山則秀。
走進團結,車輛和行人就像在大山之下的隧道里行走,一直在群山的縫隙里穿行。一條河流在山腳下奔跑,像一把透著青光的刀鋒,把風中的群山切割成兩半。一座座挺拔的山峰,把高聳的頭顱指向廣博的云天,厚重的腳跟踩進大地深處的河流。山坡上的村莊,有驚無險地懸掛在狹窄的天空,收藏在藍得透明的水底。
探尋的指紋翻開塵封的過往,在歷史的紙頁上尋訪這方神奇的水土,目光在簡短的文字中就能丈量出山的厚度和水的長度。明朝的戰鼓并不遙遠,太平軍余部入滇的那場激戰早已煙消云散。當大毛灘新石器時代的石斧,在上世紀90年代相繼浮出水面,隨后在苦戰營出土了東漢時期的錢幣、陶片和雙耳銅罐,埋藏在金沙江邊灘涂下的歷史開始不斷升值。這里該是中原文化和巴蜀文化進入云南的重要交通要道?背負著先進技術和農耕文化的先民,足跡沿著江邊的險途從這里走進永善,朝著云南的腹心大地緩慢地延伸。
“這里昔日為荒山,林深木茂,野獸成群,森林由朝廷專用。”《永善縣志》上有關團結的每一個文字,都是叩問遠古之門的鑰匙。一千八百多年之后的今天,“皇運木沉”的魂靈還在河邊的村莊里游蕩,那些傳奇的經歷被村莊的人們掛在嘴邊敘談了千百年。沙礫埋葬了為皇命效勞的楠木,而那些走過險灘的兄弟,爬上了故宮的房梁至今讓人景仰。循著團結河流的源頭行進,在那個名叫新田的村莊,刻著“皇木”字樣的楠木至今遺落民間。當然,這里的村民沒有在大山深處修建皇宮的野心和狂想,他們只想通過這種方式遙想祖先的家園。
在這野性和血性逐漸消逝的年代,沿著團結的河流尋訪山川的記憶。想起智慧和苦難的先民,他們把自由放牧的生靈刻進了山川和大地。聽到“豹子窩”、“老虎巖”、“野豬凼”這些地名,仿佛眼前的每一座山峰都在瘋狂地奔跑,每一塊土地都在瘋狂地呼嘯,每一根血脈都在翻滾著激情的浪花。奔跑的老虎、豹子、黑熊、野豬、巖羊……被墾荒的鐮刀鍥入堅硬的巖層;密林中穿梭的猴子、野雞、松鼠……被古老的鋤頭推向高高的云端。
擁有河流和山川的村莊是幸福的村莊。
團結河在高寒的峽溝中風塵仆仆地一路奔來,與來自大關的女子在雙河火爆地擁吻,朝著金沙江的方向私奔而去。雙河古鎮,就這樣在愛情的臂彎里溫暖了百多年。風水先生的說法可能有某種唯心的成分,但古鎮所在的位置不得不讓人產生許多奇異的想法,畢竟,把街道和房屋建在水中,即使在江南也不多見。一條青龍把頭伸向河流的交匯處,浮在水面的頭顱就成了古鎮的坐騎。老人們談起一百年前那位叫“郭大爺”的地主,至今還唏噓不已。這樣的“風水寶地”在莽莽群山的腹地確實并不多見,所以,在未修建這個水上集鎮之前,“寶島”上擠滿了一座一座先人的墳墓。當“郭大爺”斥巨資從三面的河邊砌起厚實的石墻,在墳墓上修建起一條筆直的街道。一條條小巷互相串通,整個集鎮就是一座天然的城池,而三面的河流就是天然的“護城河”,盡管,四圍的高山割斷了人們遠眺的目光,但這里的人們卻清楚地知道——只要一直沿著河流的方向奔走,就總會走出一片廣闊的天地。
清朝末年興建的這個水中小鎮,成為團結鄉境內近百年來最繁華熱鬧的集鎮,就是現在的鄉政府駐地也遠遠比不上這里。如今,小鎮旁邊的兩條河上早已架起了寬闊的石拱橋,清澈透明的河水從古鎮周圍環繞而過。小橋,流水,人家,江南水鄉古鎮的韻味也不過如此吧!橋梁與河岸上的柏油路聯姻,成為永善縣城通往昭通、昆明等地的必經之地,往下則一直伸向宜賓、成都等沿江一帶的大城市。
在這古色古香的小鎮上游走,或者找個簡單的茶館臨窗而坐,慢悠悠地喝上幾口飄著輕煙的綠茶,品上一杯醇香四溢的苞谷酒,窗外是挺拔的青山,腳下是清清流淌的河流,還有那河中舉竿垂釣的漁人……那種閑情和逸致,構造了一幅幅人與自然交相輝映的水墨春秋!
編輯:楊艷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圖片、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永善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推薦閱讀
?

主辦:中共永善縣委宣傳部 承辦:縣政府新聞辦 永善縣新聞中心 滇ICP備案號:17003922號 聯系電話:0870-412166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青海快三开奖号码 车联网怎么赚钱 丰胸美女捕鱼 福建11选5遗漏统计 哪个棋牌能玩填大坑 德州明惠原油配资平台 血流成河麻将安卓版下载 平特四肖连精准网站 广西快3号码和值预测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 广东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