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碧水古青龍
2018-04-18 11:27:11   來源:李文靈    

青龍桔花香十里;碧水江月影千重。
脫貧攻堅走基層采風團三月十七日,再次踏入青龍,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公路邊那一樹樹的臍橙,最先我以為是果賤,不值錢或這家人出去打工或忙于其他事務不削一顧而放棄采摘,后來越往下走,越是多,明顯是有意為之,那一樹金燦燦的臍橙,那密集的規模,簡直震撼。公路邊有一戶人家,門庭春柳碧翠,階前橘花芬芳,蜜蜂繁忙飛舞,小雞覓食路旁,無數春鳥嬉鬧果林。大家要求停車,問問究竟,只見一個中年婦女滿面淡淡春色,剛從果園回來,身上還帶著陣陣果香。她見我們一個二個眉色飛舞,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問這問哪,她說這些臍橙就是現在吃的,不會存在干瓣瓣的現象,隨手從樹上扯了一個下來,不知是看到我們懷疑或是貪婪的眼神,她說:同志,你們看得起哪個,自己去摘,來到果園了就不要客氣,你吃得起好多,自家摘。那份灑脫,是真誠而由衷的。然后又補充到:我們就在想,咋個感謝你們,感謝政府;這果園、這公路若沒有你們,沒有政府的支持,沒有這個好時代,也不會有我們的今天。她的臉上,除了春色,還有幸福滿滿的喜悅。
背靠紅巖,面向金沙江,抬眼望去,下面是滿山偏野的椪柑,一串串碩大的果子笑彎了腰,因不堪重負,俯下身來,又像是在與迎春花密語,放射狀的迎春花與封圓的椪柑一圓一方,盡顯天然的魅力。見此情景,我一時興起,作對聯一幅,準備等會兒寫給村委會:金桔伴隨迎春花;綠柳垂釣映山紅。
我原來沒見過這種叫椪柑的金黃色的果果,經她同意,我厚著臉皮摘了一個,削皮還有些困難,她說成熟了要容易很多,但也沒有剝香蕉那么容易和剝臍橙那么困難。但凡有才華和內涵的人都有他獨特的個性與性格,這果子也不例外。吃了一瓣,又香又甜,有桔子的清香,有臍橙的甘甜,還有雪梨的清脆與鮮嫩。她同時給我糾正,這不叫金桔,這叫是椪柑。她說現在還沒真正成熟,再等一個把月,那時候你再來,那味道,才巴適,吃后手上像粘了糖一樣,真的舒服。在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自信,看到了一個喜悅的豐收年。隨行攝影師小王問她成熟的臍橙是多少一斤,她說兩三元,小王說:就不說兩元,也不講三元,二元五一斤,給你個中間價格,我要給你買點。她像成交了一筆大生意,高興的不得了。
 
高峽平湖游青龍;古城榕樹釣白云。
很多年前我是來過青龍的,那時溪洛渡電站還未蓄水,站在金沙江邊往上看,青龍嘴高高的在上面,顯得神秘莫測。從龍嘴到江水邊的腹部裸露在外面,是千瘡百孔歷經歲月的傷痕,白灰色的石巖稍顯病態與腐朽,偶有榕樹根沖出泥土破開石縫,也是干枯無力,顯得蒼白無助,靜靜等候在奔流不息的金沙江邊?,F在蓄水了,青龍更煥發生機,凸顯她旺盛的生命力。青龍嘴與清汪汪的碧水近在咫尺,有青龍臥波要游到對岸的感覺。
江邊青龍賞碧水;天上白云聽清風。
來游青龍,沒登上青龍嘴,那肯定是遺憾的,來到青龍嘴,沒去撫摸長在青龍頭上石縫里的那顆幾百年的榕樹,更是遺憾中的遺憾。這世界上的樹木上萬種,像這種在貧瘠的石縫里,有如此頑強的生命力,無論多少寒來暑往,歷經多少苦難仍然積極向上,努力成長,,與龍共舞,閱盡世事滄桑,傾盡全力為青龍遮風擋雨毫無怨言,雖沒柚子那碩大的果實,沒桃樹那艷麗的花朵,樂于清貧,相伴數百年,應該沒有第二種吧?
石頭的體表上那歲月的疤痕像龍的鱗甲,顯示出青龍健康,健碩,矯健無比的體態,在石與石之間,或大或小,或左或右,或深或淺,或平或斜,總給人留下無窮的新鮮感與旺盛的生命力,讓人感嘆自然的造化與龍頭的魅力,就是這些石頭,組成了堅毅而偉岸的龍頭。那千奇百怪,大大小小,甚至粗糙的石頭表面,能看出它們歷經磨難,不屈不撓,嘔心瀝血,砥礪奮進,供養榕樹成長,誠心讓榕樹踩在自己的肩上,讓榕樹超越自己,石頭與榕樹,它們都有:唯有與你同行,才能把我的夢追尋。讓游覽的人們十分欽佩,嘆為觀止。
記得蘇軾在他的《題西林壁》中說: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這四句詩格外含蓄蘊藉,思致渺遠,使人百讀不厭,他將鮮明的感性與明晰的理性交織一起,即景說理,讓我感悟到來這里不要只看到古城墻,石碓窩,堅毅的石頭和挺拔的榕樹,不能只看到青龍嘴的一峰一嶺一丘一壑一樹一木,要換個角度,才能看清這里的歷史和現有的龍頭。游山玩水所見如此,觀察世上萬物亦然。要認識事物的真相與全貌,必須超越自己狹小的范圍和空間,擺脫主觀成見。我在登船的片刻,突然想到這些,好像看到龍頭在向我點頭,仿佛看到了它在與江水訴說漢晉的歷史人文和銅運古道的歷史滄桑,訴說匪師長被解放軍剿滅后給人們帶來的幸福生活。榕樹與青龍的相互激勵與完美組合,不正是我們東方巨龍的一個縮影嗎?
 
白墻紅瓦新時代;素院青石美江山。
我繞過白墻紅瓦的街面,從現在的村辦事處旁的一個小巷道走進去,迎面是極有鄉村氣息的草堆,農具,還有傳統的大朝門,朝門上貼著:柳眼才舒芳草地,桃腮正暈碧云天的對聯;我踏進他家門檻,看到紅色的摩托車旁有一個現在極少見到的用于人力運送東西的木制灰色背夾,一古一新,真把我醉了;一只小花貓和一條黃色大狗在一張石磨旁耍得不亦樂乎,好像是在互訴衷腸;圍墻邊一顆桃花正歡天喜地任性盛開;一個皿字形的窗戶上邊,還有一個方形的蜂桶,進進出出的蜜蜂根本就沒顧得上和我打招呼,特立獨行,對我這種優哉游哉的人,根本就不削一顧,甚至有些藐視,它們出門走到蜂桶的邊緣,一亮翅,又飛向它要去的地方,從不浪費這分秒的春光;再向上望去,是青瓦,青瓦的上邊,升進來幾枝榕樹丫枝,正信心百倍的長出嫩芽。我退出來再往前走,又是一個巨大的像一輛大卡車的石頭,石頭的旁邊,是一顆兩人合圍的大榕樹,奇怪的是這榕樹是從這戶人家的屋內長出來的,也不知道是先有樹,還是先有墻,我沒去打聽,就是覺得古老的墻體和容光煥發的榕樹,構成一幀美妙的畫卷,樹上的鳥兒,時而獨唱,時而合鳴,聲像俱佳;榕樹墻壁的另一邊,是用石頭擼起的矮墻,墻內的土里種上了我叫不出名字的植物,有的開著黃色的花、有的開著紫色的花,它們互相欣賞,互相鼓勵,倍加努力,信心滿滿,正等待著欣賞對方秋天的果實。
往前走幾步,轉過一個彎,又是傳統的土屋群,我倍感親切,好像這里是我曾經來過的地方,好像我兒時就在這些地上打過珠爾,滾過鐵環,彈過彈子,下過六子棋。這家人的門緊鎖,門是兩扇傳統的三丘田,三丘田門的中間一格用粉筆寫了一串電話號碼,三丘田的頂上格很流利的寫了三排羅馬文字,估計是英文單詞或句子,遺憾的是我不識英文,門上那斑駁的痕跡,能看出這三丘田門也很有些年代,這種門現在很稀有了,從這道門能看出主人曾經的輝煌與富裕。我在石門凳上坐下,抬頭看到藍天下那些生長在瓦檐邊上的雜草,是那樣的精神,那樣的自信,那樣的素靜,不卑不吭,努力證明它們的存在,存在的意義和價值。沒有親自到,是無法體會這似街非街,似村非村的熱鬧與孤獨,沒有誰能代替,也沒有誰能體會這份心情,有些旅途,必須自己去走,有些風景,必須親自去看,有些芬芳與泥土發出的氣息,也只有自己去聞,再厲害的人也不能用文字去表達。
石頭與人家之間是土路,在三兩聲的雞鳴聲中,這里更靜謐,更恬淡,更清幽。一個美女從巷道里出來,看我坐在門口,開頭是吃驚的看著我,后是點頭向我嫣然一笑,從容穿過院壩走了出去。偶有人從這些土屋里進出,他們好像很享受土屋,感覺很愜意。在小院壩的對面仍然是長三間的土屋,她家的窗戶約四十來公分寬,六十來公分高,做工十分精細,十分牢固的鑲嵌在土墻里,窗戶的花紋圖案獨特漂亮,在以前我是沒見過的,美觀大方,好像是福字。在它的左邊,又是一個大石頭,在石頭與房屋之間,約有五六米的距離,就在這空隙里,主人左邊利用這五六米高的石頭做靠山,右邊用墻體做支撐,又用石頭砌起來,再用混泥土澆筑板面,一間房子就完成,房子的后面有些水果樹,伸出長長脖子,要繞過平房,來窺看院壩內已經陶醉得不行的我,枝頭躍躍欲試正要綻放的花蕾,被一陣微風扭過頭去欣賞街上繁忙的景象。
水果樹的旁邊又是一冒著炊煙的農家。不知是哪家好像在燉臘豬腳,這美味,差點把我醉倒。我迷戀這里的一草一木,一聲一息,這里是一個完美的鄉村文化旅游景點??上щS行的一個女畫家到金沙江邊去寫生畫碧水藍天青龍嘴去了,要是她看到這傳統民居中間還夾雜著野花、莊稼、石陣和站在石頭上那只驕傲的雄雞還有從屋里長出高高的榕樹,一定要濃墨重彩,大寫特寫,將此美景收入畫夾。
 
古城青龍喜觀海;高樓碧水好吟詩。
拔地而起的青龍小鎮規劃的相當別致與現代,縱橫交錯的新街樓房排列有序,整個小城新建在一片廢墟之上,不僅有寬綽的馬路,還有美麗的綠化帶,這里均是溪洛渡電站后靠移民或回遷移民的安居房,家家都安裝古色古香的花紋雕飾的門窗,讓人覺得耳目一新。我突發奇想:若每家商戶的門頭都用我們當地書法家手工書寫的匾額,與碧水藍天,青龍嘴、古城墻、石碓窩以及那古雅的瓦檐不是更相得益彰嗎?也不失一道靚麗的人文景觀,更增添青龍古鎮的魅力。出街的路邊有許許多多長相各異、姿態萬千的巨大石頭,極有觀賞價值,可以根據每個石頭的不同特征,給每一個石頭賦予一個美麗的傳說,取一個朗朗上口又動聽又有文化內涵的名字,提升它的文化品質與文化魅力。
在觀賞石頭的時候,一陣春風吹過,聞到一股熟悉而久違的清香,想起來了,這是青龍特有的手工紅糖的香味,從冬月起到正二月,均有人家熬制紅糖,每逢這時候,就會三五兩家人聚在一起,享受這甜蜜的幸福時光。隨行的另一畫家就沒動筆,也不參觀其他地方,用了半天時間蹲在熬制紅糖的土灶旁,細心觀察從甘蔗水到紅糖成型的全部制作過程,她終于弄明白了原來像金磚的紅糖,就是這樣出來的。我真的很佩服她那種耐性執著。
“書寫中國夢走進新時代”脫貧攻堅走基層主題采風活動組在聽了村支書周益群介紹青龍脫貧攻堅,產業發展、美麗鄉村建設以及青龍文化,民俗風情,鄉村文化旅游等,她們有計劃、有步驟、有措施,有干勁,干群一心,有鎮政府的支持,這些美好的理想與藍圖,都能實現,青龍的明天會更加美好。
編輯:楊艷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圖片、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永善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推薦閱讀
?

主辦:中共永善縣委宣傳部 承辦:縣政府新聞辦 永善縣新聞中心 滇ICP備案號:17003922號 聯系電話:0870-412166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青海快三开奖号码 快乐8新手技巧 股票涨跌比怎么计算 秒速赛车的漏洞是什么 熊猫棋牌是真的吗 广西11选5app 辉煌棋牌05566安卓版 双色100期球走势图 沪市股票代码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2019上证指数点位 宁夏11选5彩种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