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芋的承載
2018-05-23 15:29:30   來源:   

關于鄉愁

人到30歲就會覺得時光飛快如流水,也會更加明白家的含義與味道,特別是在異鄉城市漂泊過久后,就會愈加濃烈的想念家鄉的人和事,一蔬一飯。

坐在汽車上看汽車電視《舌尖上的中國》,在汽車與路邊沿線楊柳、格?;?、村莊交錯的過程中,似乎逐步明白自己與家鄉的所有連接。下了汽車,在客運站,你會被家鄉人叫住購買自家種植的水果,那種確認眼神無理由的信任,會讓你瞬間掏出錢包購買走人。再走幾步,尚若看到街邊燒洋芋定會買上一個邊走邊吃。在轉車途中,坐在路邊公交車站牌下看一個視頻:一個女孩在大街人行道的路沿邊把頭埋進膝蓋低聲哭泣。旁邊有一個行李箱和一位買洋芋的大叔。大叔包了一個洋芋給女孩:“孩子,想家就回去吧”。視頻配文:“每個漂泊的人,不管是在東京,還是在北京;不管是在紐約,還是在倫敦......不都這樣失聲痛哭過嗎?啃著洋芋我在想:“沒有在深夜痛哭過的人生都不叫人生。這么一句話,就在那一時刻,它突然跑進我的腦袋里,沒有原由,也沒有出處。

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和朋友邀約在油漬斑斑、具有老字號的洋芋小吃店相聚,叫上一盆洋芋就著涼粉回憶上學時的舊日時光。接著在空氣污濁、人聲嘈雜的KTV里喝酒唱歌,散場后一群人浩浩蕩蕩的沿著燈光昏暗的青石板路從街頭走到街尾。意猶未盡的神經質“麥霸”會再次高歌《死了都要愛》。無獨有偶,驚擾的睡夢人會推開窗戶大罵:“大晚上鬼哭狼嚎”“趕快滾回家去睡覺”,就這樣一群人大笑著、奔跑消失在路的盡頭......

每個地方都有自身獨特的飲食特色。洋芋也是如此。在云南燒洋芋至少有15種配料。干辣椒、豆瓣醬、花生米、魚腥草涼拌菜、海帶絲等等。每一種口味都能代表每個人的性格或人群分類。喜歡吃辣的人生性活波開朗。吃魚腥草涼拌菜配料的多為養生派。吃海帶配料的人多為美女,因為可以降低上火長痘率。吃花生米粉末配料的多為小孩,因為不辣而且香脆可口......

關于洋芋也有許多童年的記憶。小時候家里種洋芋,因為年齡小、力氣小,父母便會安排放洋芋種,就這樣跟在父母后面,隨著父母打的洋芋塘子,一個塘子一個種。再有就是洋芋開花季節會與哥哥們一同上山放牛。作為小跟班,不能插入哥哥以牛草作為賭資的打牌隊伍中,就只能被差遣出去拔草。拔草時就有獨自玩耍的樂趣。洋芋花開,滿山都是白白的洋芋花,風一吹來,所有的花兒會像波浪一樣飄蕩、搖擺,好似撥浪鼓搖頭。這時會采摘一束洋芋花拿去給哥哥們看,在編一個花環帶在頭上。滿心歡喜的跑到哥哥們面前,本想獲得表揚,但他們玩得起勁時,根本不會看一眼的說:“好看,好看”。再到洋芋收獲季節,哥哥們會把牛放到山里,把小伙伴分為兩組,分別找柴和準備洋芋進行野炊。找柴組負責找干柴生火,洋芋組負責到地里偷洋芋。材料備齊便開始圍著火堆燒洋芋。一攏柴火燃燒殆盡,洋芋也就熟了。大家快速的從火堆里刨出洋芋,爭搶著吃完。在剩下最后幾個不能平均分派后,就會開始搶奪游戲。沒有搶到的人氣不過,就會往搶到的人臉上抹煙灰。抹的過程中,大家穿梭在石頭縫里,你追我趕,有把拖鞋跑丟的,有把腳刮出血的,有把牙齒摔缺的,一路跑下來整個山谷都回蕩著一片哭笑聲??薜娜耸撬拥娜?,笑的人是抹到別人煙灰的人,這些聲音在山谷里就這樣久久不停歇......

隨著時間的推移,兒時的玩伴外出求學和異地謀生,早已散落天涯。只有節假日回家能夠約在洋芋店叫到:“老板,來盤洋芋,里面加豆腐、香腸,要炸黃的”。類似的相聚與其說是對舌尖上美食的貪戀,到不如說是一場蓄意已久的夢回故鄉。

關于文化

老李翻著放在燒烤架上色澤靚麗、漿粉充裕的洋芋片,已經被栗炭火焰烤干的洋芋片慢慢滲出白色干漿,刷上油、翻個身,滴落的油澤促使栗炭火焰上竄,隨著時間的順延,洋芋片開始冒出濃濃的香味,黃燦燦的烤面,讓人唾液分泌、味蕾大開。

坐在旁邊玩俄羅斯方塊的小孫子聞香抬眼,吞了一下口水,一邊嘟囔著嘴,一邊撒嬌的說:“爺爺,我要”“爺爺,我要”。老李用筷子探尋著已經烤熟的洋芋片,找到后一一放在小孫子碗里,隨后又翻了翻韭菜,把烤熟的夾了一夾放在小孫子碗里??粗O子一口一口地吃完,再看看旁邊納鞋底的老奶奶,一朵微笑的老向日葵浮在了老李臉上。

洋芋是老李自家地里種的,這是老李種植洋芋的第40個年頭。一盤洋芋就這樣被老李賦予了種植的生命程序、汗水深情。洋芋也不能自已地承載了煎炸烤、炒鹵燉的烹調文化,承載了農村楊柳、松樹閣樓放置的儲存文化,以及人們口耳相傳的山歌、諺語文化。

老李今年61歲,頭發花白、滿口缺牙。自家的洋芋栽種工具從人背馬馱逐步演變為機械化種植。洋芋種從自家地里挑選演變到其他縣份購買“搶生”種子,再到政府發放包含技術含量的脫毒洋芋種。洋芋規模從閑散種植到政府規劃的成片樣板種植。洋芋販賣從小敲小打的本地販賣到“政府筑槽引鳳凰”的訂單式大卡車田間地頭收購。就這樣洋芋販賣的經濟價值、物質文化支撐了一個農村家庭上學、就醫各種生活開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份養分來自故鄉故土的糧食果蔬,洋芋也概莫能外。

老李往自己和老伴碗里夾了烤熟的洋芋、韭菜、小瓜。喝了一口58°的二鍋頭,酒的烈度促使他不停的咂嘴,稍微品嘗到酒的柔香后,便開始哼著不知從哪里學來的歌:“洋芋花兒那個開/滿坡坡的花叢叢那個哥哥來/呀羊肚手巾頭上戴/左一擺右一擺/好呀么好姿態/惹得那洋芋花兒樂呀么樂開懷......

旁邊的小孫子指著爺爺翹著兩腿哈哈大笑。旁邊的奶奶瞅了一眼旁邊的爺爺:“咦,老不死的,不要丟人”。爺爺不管奶奶的咒罵,依舊樂呵呵的唱著自己的歌,喝著自己的酒。三只鵝聞聲而來,在堂屋中央“翩翩起舞”,掀起的灰塵怡然自得地在空氣中飄飄揚揚,拒絕塵埃落定......

在中國農村,人們對于洋芋的喜愛就這樣以歌謠、諺語等口承文化傳播著.....

告訴大家一個事,老李是我爸,小孫子是我小侄子,納鞋底的奶奶是我媽。這個畫面讓我想起了荷蘭畫家梵高的世界名畫《吃土豆的人》,在這幅畫上樸實憨厚的農民一家人,圍坐在狹小餐桌邊,平靜而滿足的吃洋芋,吃洋芋的人滿足而溫馨的表情尤為讓人感動。在物欲橫流的今天,人們焦躁的追逐富裕奢侈的物質生活,或許早已忘記洋芋原本的味道......

小侄子開心的舉起俄羅斯方塊說成功了、成型了。紅黃藍綠的方塊已經被他挪到一個面上,我向他伸了伸大拇指。這個搶眼的顏色也讓人想起德國設計師岡特.蘭堡所設計的土豆招貼畫。大師用紅黃藍綠色彩使得分裂多變的土豆緊密結合在一起,給人一種強烈的沖擊力,讓人過目不忘。設計師蘭堡用招貼畫向我們講訴了一個童年時期的故事。蘭堡大師的童年是在饑餓、廢墟和炮彈聲中度過的,當處于饑餓時期的德國人發現從美國引進的洋芋經過20天的種植就可以救活德意志民族,洋芋于是對德國便產生了一種強烈的、特殊的感情。

以上,洋芋就這樣春風化雨般打破國家界限、地域界限,形成不同國家、不同地域的洋芋文化。

像我爸這代農民,他們就是洋芋文化的制造者、傳承人和流傳人。作為新生代農民,在科技應用、現代農業發展的今天,我們更應該繼續挖掘和創造新的洋芋文化,為中華民族燦爛的農耕文化書寫厚重的重農、崇農篇章。而這樣的宏愿它正在擬將召開的2018年中國馬鈴薯大會上被實現。

作者:何金艷

編輯:馬進榮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圖片、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永善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推薦閱讀
?

主辦:中共永善縣委宣傳部 承辦:縣政府新聞辦 永善縣新聞中心 滇ICP備案號:17003922號 聯系電話:0870-412166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青海快三开奖号码 每天免费推荐股票 幸运28评测网9azz 辉煌棋牌下载地址 韩国快乐8开奖官网 网赚app推广 希腊5分彩 湖北l1选5开奖结果 jdb龙王捕鱼作弊 安阳专业股票配资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表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