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事﹒刨湯
2020-01-21 10:07:01   來源:永善縣示范小學城南分校 許曉瑞   

  
立冬過后,天氣漸冷,村莊里各家各戶緊鑼密鼓地忙著殺豬。熏肉、裝香腸、吃刨湯……大家忙得不可開交,但是也不亦樂乎。許久不見的親朋好友相聚一處,溫度雖低,可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年味也就徜徉開來。  
一年一度吃刨湯的習俗源遠流長,但興于何時,卻無從考證。把吃殺豬飯叫做“吃刨湯”,我想這是最謙遜的說法。“刨”,本身是個動詞,指的是把豬毛刨刮干凈。刨湯,自然就是洗豬的水,主人家殺了豬,不說請客吃飯吃肉,而說吃刨湯,我想,大概意思就是,來到咱家,沒啥招待的,喝點刨湯,不成敬意。  
以前在村里教書,山高坡陡,許多學生家里殺豬的時候,都會邀請老師們去吃刨湯,有的人家離學校較遠,走路要一兩個小時,但是人們的熱情,實在是勝過了路途遙遠的辛苦。一進屋,主人家趕緊把我們讓到火塘邊烤火,橙子、花生、瓜子都端到面前,一大群人圍坐在一起,火光把大家的臉映得紅撲撲的。這時,可以扒拉扒拉柴火,說不定灰下面正掩埋著一窩燒熟的洋芋,用火鉗把洋芋刨出來,冷卻片刻,從背后順拿過一個玉米芯子,用那股粗糙勁兒把表皮的炭化部分搓掉,你就可以得到一個不加任何調料,吃起來味道鮮美的燒洋芋。廚房和院子則是另一番忙碌景象,不僅主人家忙前忙后張羅,親戚妯娌和鄰居們也系著圍裙,分工明確地忙活著。睦鄰友好,一片祥和。剛殺好的還冒著熱氣的豬肉,連皮切成大塊,放在鍋里煮到七八分熟撈出,切得半指厚,大小和小孩子手掌一般,放入鍋中煸炒出油脂,放入切好的泡菜絲絲和新鮮蒜葉,翻炒幾下,泡菜的清香與肉香碰撞,彌漫的香味充溢整個院子,一道吃刨湯必不可少的回鍋肉就此出爐。冬日里被霜凍過的蘿卜格外甜,殺豬這日,從地里背回一大摞,清洗干凈后,大刀闊斧地切成滾刀塊,與豬雜碎一起倒入二水鍋中,小火慢燉。蘿卜的清甜不僅吸附了豬雜本身過多的油脂,還賦予了豬雜獨特的蔬菜清香。暖暖的一碗豬雜蘿卜湯下肚,冬日的寒氣便一掃而光。讓人覺得這輩子拿得起放不下的東西,應該并且只應該是筷子。爆炒豬肝,爆炒粉腸,豬血湯,小炒瘦肉……刨湯宴上的菜,好吃的太多,變換的花樣也太多,以至于每次都會吃到肚子撐。  
這天的孩子啊,也格外的高興。大人們忙著用新鮮的冒著熱氣的豬肉烹制菜肴招待客人,孩子們則期待著專屬于他們的美味——豬連鐵。得到豬連鐵后,孩子們要么用菜葉子包起來放在火上烤熟來吃,要么在熬油的時候,放入油鍋里炸來吃,連著油渣撈起來,放上鹽巴、花椒、辣椒面,酥脆可口,唇齒留香。一大群孩子,你一塊我一塊,吃得滿嘴冒油,臉上全是天真無邪的笑。吃完后又一哄而散,去尋別的樂趣。  
臘月里的氣溫很低,有利于豬肉的保存和腌制,海拔越高,豬肉就越好吃。殺豬匠們會根據主人家的要求,把肉切成相應大小的塊數。豬前腿則會被完整的切下來腌制,來年背給老丈人吃。  
現如今,人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頓頓能吃上豬肉,不再是逢年過節的一種期盼??墒钦埑耘贉珔s約定俗成的保留了下來。熱氣騰騰的飯桌上,忙前忙后的院子里,各種聲音交織成了人們最期盼的平凡人間,大家講著生活中的各種苦與樂,話話家常,難得見到的人見著了,難得聚的會聚上了,平平常常的油鹽柴米煙火氣息中,平凡的幸福氤氳而起,坐在火塘邊的人們也久久不愿散去,直到這份熱鬧傳進悄悄爬上樹梢的星星月亮耳中。  
年關將近,年事熱鬧,我心中也有一份濃得化不開的東西升騰起來。  

 
許曉瑞,云南宜良人,愛好旅游和演講,偶有小文散見于報刊網絡,現執教于永善縣示范小學城南分校。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圖片、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永善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推薦閱讀
?

主辦:中共永善縣委宣傳部 承辦:縣政府新聞辦 永善縣新聞中心 滇ICP備案號:17003922號 聯系電話:0870-412166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青海快三开奖号码